亚搏app,亚搏体育

2020-07-05

北大亚搏体育2020届毕业典礼致辞--阎凤桥

  抑恶扬善是我们的责任

  北大亚搏体育2020届毕业典礼致辞

  (2020年7月2日下午3:00,112报告厅)

  阎凤桥

  各位毕业生同学及其家人、各位教师:

  下午好!

  今年的毕业典礼很特别,亚搏体育共有90位同学完成和结束学业,其中21位同学在北京出现新疫情之前一直在校和赶回学校,还有69位无法返校的同学只能通过线上形式参加毕业典礼。在此,我代表亚搏体育,向完成学业并且获得学位的同学表示衷心的祝贺,同时也向那些由于不同原因结束学业但没有获得学位的同学表示理解,我们视你们为学院大家庭中的一员,请你们不要气馁,学习和进步一直在路上。

  过去的半年,让我们有一种恍惚感,我们是在一种不确定情形下度过的,谁都没有想到比人类低级得多的病毒可以如此肆孽,波及面如此广泛,持续时间如此长久,危害如此严重。这既是一场人类与病毒之间的较量,同时也是对人类自身的一次考验。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时代,人类仍然存在着软肋,不明之物仍然威胁着我们的生存,表明问题和解决问题的知识同样是不可穷尽的。

  半年来,在疫情下,每一个人的心灵都经受了一场洗礼,都在自己生命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有些回家过寒假的同学发现,家也不宜久居,虽是儿女情长,但未必需要常常相守,还是独自在外飘荡得痛快。相反,那些没有回家和春节第二天就返回学校的同学,发现待在学校更不是滋味,三个多月无法出校门,像困兽一般。你们还有很多我们理解不到或者理解不深的难处。

  离别之际对你们讲一些什么呢?在社会和谐的大格局下,也存在着撕裂的倾向和问题。特殊的情形以及周围出现的一些异样,使我们无法完全采取脉脉温情般的告别方式。在准备这个发言稿的某一天,电脑屏保上跳出一幅温馨的画面,还有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即使这个世界陷入了疯狂,仍然有我们必须守护的事物”。这就是我今天发言想要表达的意思。

  在正常情况下,人性部分地被隐藏起来,部分得到显示,而在疫情之下,人性像打开的频谱,恶的和善的方面前所未有地表现出来。一方面,医护人员逆行武汉,用自身的危险换来他人生的希望,每每看到都让我们眼圈湿润;另一方面,谣言四起、理性交流的阻隔、粗俗甚至是恶毒的语言在媒体和网络中流传、推卸责任的甩锅大战不止,也让我们难以容忍。如果病毒真是源于人食野生动物的话,那这就是万恶之源。

  从生物进化的角度看,作为生命体,人与兽是同源的,经过数亿年的进化,人类发展到高级阶段,成为万物的主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呢?因为人类不同于其他物种,他们在求生存的过程中,学会了合作,可以克服自然的约束,共同繁衍下来。在这个过程中,人的认知也在发生着变化。他不仅意识到自我,而且意识到他人的存在对于自我的重要意义,并且在具象的他者之外,还树立了抽象的“第三者”的公共意识,这是人与人之间产生合作、人类组成社会的主观动力,也是社会和文化的起源。有了这种认知基因,人类可以产生累积性的认识和制度,有人将此喻为“棘轮效应”,一种向前而不倒退机械装置所产生的效果。在累积性文化演进过程中,教育是主要的手段和方式。从这个意义上讲,教育的责任就是抑恶扬善,推动人类的不断进步。

  其实,在人类进化的过程中,其动物属性并没有完全消失,而是时有现露。康德认为,人是某种双重性的创造物,他一方面属于我们感官所感知的现象世界,是动物,另一方面又是属于理性范围的理性的存在物。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更直白地讲道:“人来源于动物这一事实已经决定人永远不能完全摆脱兽性,所以问题永远只能在于摆脱得多些少些,在于兽性与人性程度上的差异。”

  人之性恶、性善问题,不仅是一个理论问题,而且也是一个现实问题。由于无法回到人之初,所以只能釆用历史的方法或思想实验的方法。荒岛文学,试图通过想像荒岛中人的行为,来回应上述问题,但答案却不尽相同。《珊瑚岛》是性善论的作品,而英国作家戈尔丁的《蝇王》则是性恶论的代表。《蝇王》的故事情节告诉我们,在一次核战争中,一群孩子被迫落在一个荒岛上,在自然环境的考验下,人类本身具有的兽性(“可怕的激情”)超过了人性,民主秩序被专制所取代,野蛮战胜了文明,和平共处变成了相互杀戮。为什么会这样呢?一个根本原因是,这群孩子把眼前利益(通过打猎获得食物)看得重于长远利益(获得外部人员的营救),因此生存的手段变为生活的目标。两者相较,性善论可以给我们以自信,而性恶论则给我们以警醒。美国学者戴蒙德说,如果从外星人看来,人类其实就是“第三种黑猩猩”,因为他与其他两类黑猩猩有98%的基因是相同的。人类最大的两个阴暗面分别是对外族人的仇杀和对自然环境的破坏。

  在人性与兽性、野蛮与文明、理性与非理性之间,教育的责任在于扬前抑后,不断推动社会的发展与进步。毕业之际,送给大家“三种力量”作为毕业礼物。

  第一种是理性的力量。《蝇王》中的野蛮,来自于一种所谓“可怕的激情”在孩子们周围蔓延开来,它以自我感觉的强大作为基础,表现出好战的冲动。一个名叫西蒙的孩子最早发现了这点,但是他本人却不幸成为野蛮行为的牺牲品。我们可以采取理性的方式抑制感情的冲动,这既是人类之所以为人类的历史缘由,也是我们面向未来要遵守的根本准则。

  第二种是知识的力量。在变化的社会环境中,我们要保持一种求知的欲望和状态。同学们毕业后,就没有了学生时代校园中的清静和闲暇,摆不脱的劳作与繁忙,读书可能会成为一种奢侈品,但是这种奢侈品即使再贵也不能放弃去追求。我们进入了一个自信的时代,自信固然是好的,但是过度的自信会产生自负,无视别人的长处与无视自己的长处同样是有害的。越是感到困惑,就越是要学习,这是解决各种问题的终极手段。英国学者里克曼说:“宁愿成为不满足的苏格拉底,却不要成为踌躇满志的猪。”

  第三种是信仰的力量。对未来充满期望,坚信正义的力量。疫情的从天而降,动摇了现代生活的秩序,知识显得不足,生命显得脆弱,人类显得无力。与宇宙的历史相比,人类的历史很短,人类文明的历史、现代社会的历史更加短暂。从历史的角度看,“反思”被认为是人类在认知上不同于其他生命体之处,它成就了人类的过去,也必将成为人类克服自我不足和走向新的辉煌的有利武器。

  离别之际,我们共同期待国泰民安,世界大同,更希望大家各自保重。借用燕园猫的告白传达我们的离别之情:我们会在校园里,一直等你们回来,这校园是永远的。

  谢谢!

  

  

 


返回